Jay

不管我们拿着什么样的证据去评判一个人,其实都可能并不接近真实的他。我常常以“不评判他人”来抵抗“他人对我的评价”,虽然这样能屏蔽一部分声音,但某种程度上好像也是一种逃避。总之,一个人的评价声也许无关紧要,不过我们应该注意那些“无关紧要的总和”,若以此伤人,力度也不小。

消息盒子
# 您有11条未读消息 #
# 您需要首次评论以获取消息 #
# 您需要首次评论以获取消息 #

只显示最新10条未读和已读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