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ay
有感摘写

前不久,跟朋友聊天,他说,没想到年纪越大,反倒越来越社恐,越来越沉默。 我说,有时我也这么觉得,仔细想想,其实正常的沟通我们都能做到,只不过很多心里话越来越不想去说,后来就习惯了沉默。但如果能好好说上几句的人就在对面,我们还是能畅所欲言。说不定生活让我们逐渐生出了两种性格,一种性格应对陌生,一种性格留给熟悉。 换句话说,如果有人能在你面前说很多话,不见得他真有多健谈,或许换另一个场合,他能一句话都不说。之所以能说很多,是因为你跟他彼此之间足够熟悉。 朋友听完乐呵呵地说,你得把这段话写下来。 我说,行,过两天我就发。 他接着说,但我觉得你说的不够全面,有时候朋友之间也有沉默,但因为熟悉,所以不害怕尴尬。 我笑着说,你说的跟我说的,本质上不是一回事吗? 那么,既然你能读到这里,或许应该已经猜到这篇文章所写的是什么了。 在很多时候,我们确实没法活成自己,换句话说,即便是跟人交流这件事,也需要莫大的勇气,偏偏这样的心情几乎很难被人理解。就好像一定会有人问你,有什么好怕的。你很难告诉他,其实你怕的是敷衍,是客套,是好不容易说出心里话,却没有下文,却被当成笑话。能够发自内心感受到,跟你交流很愉快这件事,越来越难以发生,于是只能把心事藏下,说的都不是心里话。 我们最初难以接受这件事,不是因为这件事本身,而是难以接受自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健谈,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勇敢。 但后来我们会逐渐发现,这与勇敢无关,只跟忙碌有关。 那么,倘若生活中没有遇到能畅所欲言的人,不说话自然也是一种选项。就好像在见到朋友之前,孤独偶尔也能成为喘息的时刻,至少它能让你选择,跟自己站在一起。 有一年,在武汉,有读者问,如果想要做的事情没人理解应该怎么办呢? 我觉得这个问题,其实跟社恐有点像,倘若越多解释,就会遇到越多误解,那解释就成为了一种徒劳。 时间从一开始就是有限的,留给喜欢的事,留给能畅所欲言的人也就够了。

消息盒子
# 您有11条未读消息 #
# 您需要首次评论以获取消息 #
# 您需要首次评论以获取消息 #

只显示最新10条未读和已读信息